Dentons 與大成之間的聯合現在生效。如需了解該事務所目前在全球的運營情況,請訪問 dentons.com。為方便客戶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該事務所在中國的運營信息的人士,本網站將繼續保持公開幾個月。

刑事辯護科學分類之規律

作者:大成北京總部 高級合伙人婁秋琴


       對于刑事辯護的研究,我國法學界更多關注的是刑事辯護實踐中的具體問題以及相應的對策,能從實踐中提煉升華到理論方面的作品并不多見。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瑞華的專著《刑事辯護的理念》就是一本對刑事辯護理論問題進行深度探討的作品。該書從新法和案例分析入手,從實用的角度,根據辯護所要達到的目標和使用方法,提出將刑事辯護分為五種形態:無罪辯護、量刑辯護、罪輕辯護、程序性辯護和證據辯護,即“五形態分類法”。這種分類方法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刑事辯護的一些規律,也彰顯了對中國刑事辯護形態探索的初步進展。


       筆者認為,對任何事物進行分類,都應當根據事物的特點進行分別歸類,從而對事物進行比較研究。我們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為不同的目的對研究對象進行分類,但必須貫徹分類標準的同一性。此外,對事物進行分類應當服務于研究者提出的特定理論問題,與被研究對象有確切的因果關聯。

       先說說罪輕辯護,陳瑞華教授把其界定為“論證被告人不構成某一較重的罪名而構成另一較輕的罪名的辯護”。筆者認為,辯護律師的責任就是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其刑事責任的材料和意見,以維護其訴訟權利和其他合法權益。在司法實踐中,律師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其刑事責任的材料和意見都屬于“罪輕辯護”的范疇,既包括論證被告人不構成某一較重的罪名而構成另一較輕的罪名的定罪方面的辯護,也包括論證被告人具有法定或者酌定從輕、減輕、免除刑事責任等情節的量刑方面的辯護,這已經成為刑事辯護領域的專業術語,如果將罪輕辯護僅限定在重罪改為輕罪的辯護,這不符合客觀的習慣和用語,也容易造成概念使用的混亂。所以,用“輕罪辯護”一詞應該更能準確反映陳瑞華教授關于刑事辯護形態的界定。

       再說證據辯護,我們都知道,正確認定案件事實是正確適用法律的前提,而證據則是認定案件事實的基礎和根據,只要涉及到事實認定問題,就不可避免地要對證據進行審查和判斷。從辯護的視角而言,任何案件的辯護也都是從證據入手,通過評判證據認定事實,從而適用法律。不管是通過反駁控方不利于當事人的證據,還是提供或者申請調取有利于當事人的證據,都屬于證據辯護的范圍,這種辯護貫穿于刑事訴訟所有的階段,通過證據辯護,律師既可能達到無罪或者罪輕的實體性認定目的,也可能達到排除某項非法證據或者認定某項訴訟行為無效的程序性認定目的。因此,證據辯護與無罪辯護、量刑辯護、罪輕辯護、程序性辯護并列為五種辯護形態,在分類標準上不具有同一性,不應與其他四種形態并列單獨成為一種辯護形態。

       除了輕罪辯護和證據辯護,還剩下無罪辯護、量刑辯護和程序性辯護,這三種辯護形態的分類標準也并不一致。無罪辯護是以徹底推翻公訴方指控罪名、說服法官作出無罪判決為目的的辯護形態,是以辯護目的為標準;量刑辯護是建立在對被告人構成犯罪不持異議的基礎上,通過提出若干法定或酌定的量刑情節,來論證應對被告人作出從輕、減輕或者免除刑罰裁決的辯護形態,是以辯護方法為標準;程序性辯護是以刑事訴訟法為依據所進行的程序抗辯,是以辯護所依據的法律淵源為標準。按照不同的標準放在一個體系中,不利于對辯護形態進行比較研究,也不利于辯護形態分類理論的構建。


       筆者認為,按照律師辯護所依據的法律淵源的不同,可以先將刑事辯護分為兩大類型,一是根據刑事實體法提出并論證無罪、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刑罰的實體性辯護;二是根據刑事程序法協助被告人行使訴訟權利或者提出有利于被告人的程序性主張的程序性辯護。這樣的分類更加全面,更符合分類的原則要求。然后,我們再根據辯護的方法將實體性辯護分為定罪辯護和量刑辯護。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明確規定,法庭審理過程中,對與定罪、量刑有關的事實、證據都應當進行調查、辯論,對于被告人不認罪或者辯護人作無罪辯護的案件,法庭辯論時,可以引導雙方先辯論定罪問題,再辯論量刑問題。由此可見,將實體性辯護再分為定罪辯護和量刑辯護,是具有一定的法律根據和基礎的,在司法實踐中也具有可操作性,能反映實體性辯護的辯護形態。


       對于定罪辯護,可以根據辯護目標,再分為無罪辯護和輕罪辯護。前者是以推翻公訴方的指控并說服法院作出無罪判決為目的,后者是以論證被告人不構成某一較重的罪名而構成某一較輕的罪名為目的,解決的是定罪的問題。對于無罪辯護,還可以繼續分為事實上的無罪辯護和法律上的無罪辯護:事實上的無罪辯護是針對指控的事實,律師提出指控的事實不存在或者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辯護形態;法律上的無罪辯護是對指控的事實無異議,律師提出根據有關法律不構成犯罪或者依法不作為犯罪處理的辯護形態。


       對于量刑辯護,也可以根據辯護目標給予進一步的劃分,分為從輕處罰、減輕處罰以及免除刑罰的辯護三種,律師通過提出法定或者酌定的量刑情節,來追求最有利于被告人的量刑結果。輕罪辯護通過說服法官將重罪改為輕罪,雖然最終的結果仍然構成犯罪,但處罰上比之前指控的重罪要輕,貌似與量刑辯護具有相似的辯護效果,但兩者所使用的辯護方法是不同的。輕罪辯護是以指控的定罪事實和定罪的法律適用為切入點進行的一種辯護,而量刑辯護關注的是量刑的事實、情節以及有關量刑方面的法律,所以,輕罪辯護應當放在定罪辯護中,而不應放在量刑辯護中。


       與實體性辯護相對應的是程序性辯護,這是一種可以獨立于實體性辯護的辯護形態,不是所有以刑事訴訟法等程序性法律為依據提出主張和申請就是程序性辯護,實體性辯護也同樣需要借助辯護權的行使。只有那種以說服法官實施程序性制裁為目的的辯護才能稱之為程序性辯護,在我國目前的司法環境中,這主要是指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和以程序性違法要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來源:《檢察日報

大富翁手机版免费下载